500万彩票 > 格林童話 > 畫眉嘴國王

畫眉嘴國王

2020-04-19

從前,有一位國王,膝下有一個女兒,美麗非凡,卻因此而傲慢無理,目中無人,求婚的人裏沒有誰中她的意。她不但一個接一個地拒絕他們的美意,而且還對人家冷嘲熱諷。

有一回,國王舉行盛大宴會,邀請了各地所有希望結婚的男子。先入席的是幾個國王,接著入席的是王子、公爵、伯爵和男爵,最後入席的是其餘所有應邀而來男子。公主走過這個行列,可對每一位橫挑鼻子豎挑眼,這位太胖啦,她就用輕蔑的口氣說道:“好一個啤酒桶。”那個呢,又高又瘦,她就評頭論足地說道:“活像一隻大蚊子。”下一個呢,太矮啦……“五大三粗,笨手笨腳。”她又說道。第四個呢,臉色太蒼白啦,“一具死屍。”;第五個,臉太紅潤……“一隻公火雞。”第六個呢,身板兒不夠直……“像一快放在爐子後麵烤幹的彎木頭。”就這樣,她看誰都不順眼。

有一位國王,下巴長得有點兒翹,更是免不了遭到她的大肆嘲笑挖苦。“我的天哪!”她一邊放聲大笑一邊高聲地說,“瞧這家夥的下巴呀,長得跟畫眉嘴一模一樣啊!”打那以後,這位國王就落了個諢名――畫眉嘴。老國王發現女兒隻是在嘲弄人家,對每個前來求婚的人都嗤之以鼻,便大動幹火,發誓要把她嫁給第一個上門來討飯的叫花子。

幾天以後,一個走街竄巷賣唱的人在王宮的窗下唱起歌來,想討一點兒施舍。國王聽見了歌聲,便吩咐把這個人帶來見他。賣唱的衣衫襤褸,肮髒齷齪,來到國王和公主麵前唱了起來,唱完便懇求給他一點兒賞賜。

國王對他說:“你的歌讓我很開心,我就把我的女兒許配給你吧。”

公主一聽,嚇得渾身發抖,國王卻接著說:“我發過誓,要把她嫁給第一個到這兒來討飯的叫花子,我得言而有信。”

抗旨不遵完全是徒勞的。於是,請來了牧師,為公主和這個走街竄巷賣唱的人舉行了婚禮。

婚禮結束後,國王說道:“現在你已是一個叫花子的老婆了,不宜再留宮中。你和你丈夫快上路吧。”

叫花子牽著她的手往外就走,公主不得不跟著他離開了王宮。他們倆來到一片大樹林前麵,公主問:“這片樹林是誰的?”

賣唱的便回答道:

“是那位心地善良的畫眉嘴國王的呀,

要是你當初嫁給他,現在不就是你的嗎?”

公主聽了回答說:

“我這個可憐的女孩子啊,當初有點兒翹尾巴,要是嫁給畫眉嘴國王就好啦。”

隨後,他們倆來到一片綠草地,公主又問:“這片美麗的綠草地是誰的?”

“是那位心地善良的畫眉嘴國王的呀,

要是你當初嫁給他,現在不就是你的嗎?”

於是,公主又唉聲歎氣地說:

“我這個可憐的女孩子啊,當初有點兒翹尾巴,要是嫁給畫眉嘴國王就好啦。”

接著,他們倆來到一座大城市,公主又問:“這座美麗的城市是誰的?”

“是那位心地善良的畫眉嘴國王的呀,

要是你當初嫁給他,現在不就是你的嗎?”

公主聽了說:

“我這個可憐的女孩子啊,當初有點兒翹尾巴,要是嫁給畫眉嘴國王該多好啦。”

“你老是渴望嫁給另一個男人,”賣唱的說,“我聽了真氣憤。難道我配不上你嗎?”

最後,他們倆來到一所很小的房子前,她大聲地問:

“這麽小的房子我還沒見過,

天哪,它會是什麽人的窩?

賣唱的回答說:“這是我的房子,也是你的家,我們就共同生活在這裏。”

房門又矮又小,公主進去時,不得不彎下腰來,不然就會碰了頭。

“傭人在哪兒呢?”公主問道。

“哪來的傭人呀。”叫花子回答說,“幹什麽事你都得自己動手。喏,你得快點兒把火生起來,把水燒開,然後給我煮飯。我已經累得不行了。”

可是,公主哪裏會生火煮飯呀,叫花子隻得自己動手,不然就得挨餓。他們的晚飯很簡單,晚飯後,就休息了。誰知第二天一大早,他就把她趕下床,逼著她做家務事。

他們就這樣過了幾天,吃完了所有的存糧,丈夫於是說:“老婆,你看,咱們這樣光吃飯,不掙錢,可怎麽活下去呀,你來編筐子吧。”

說罷,他就出去砍了些柳枝,扛回家來。公主開始編筐子,可柳枝又粗又硬,把她嬌嫩的雙手全弄傷了。

“我覺得,”丈夫說,“這樣不行啊,別編筐子啦,你還是紡線吧,也許你會在行些。”

於是,她開始坐下來試著紡線,可是紗線很粗糙,把她柔軟的手指勒得鮮血直流。

“你看看,”丈夫又說道,“這算怎麽一回事嘛。你什麽也幹不了,娶了你當老婆,我算倒黴透啦。現在我得做一做陶器生意,賣鍋碗瓢盆什麽的。你呢,得到市場上去叫賣。”

“天哪,”她心想,“要是我父親王國裏的人來趕集,看到我在那兒叫賣鍋碗瓢盆,他們一定會嘲笑我的!”

可是,又有什麽別的出路呢?不然就得活活餓死。一開始,她的生意還不錯。人們見她長得漂亮,都來買她的東西,而且連價也不還。的確,有幾個人付了錢,卻又把鍋子作為禮物送給她。

夫妻倆靠她賣來的錢生活了一段時間,然後丈夫又進了一批陶器。她坐在市場的一個角落裏,把鍋碗瓢盆什麽的擺放在自己的周圍,叫賣起來。誰知一個喝得醉熏熏的騎兵突然打這兒急馳而過,那匹馬衝進她的貨攤,把所有的陶器踩得粉碎。公主放聲大哭,束手無策。“我的天呀,我該怎麽辦哪?”她嗚咽著說,“我丈夫會怎麽罵我呀。”於是,她跑回家裏,跟丈夫說了自己的遭遇。

“你是一個賣陶器的小販子,哭管什麽用,”她丈夫說,“你什麽活兒也幹不了。我隻得跑到咱們國王的宮殿裏,打聽了一下你能不能在那兒當個幫廚女傭。人家答應先試用一段時間,還有,你在那裏可以白吃飯。”

這樣一來,公主就變成了幫廚女傭。她給大師傅打下手,幹各種最髒的活兒。她在衣服裏縫了一個口袋,在口袋裏放了一隻帶蓋的罐子,每天把殘羹剩飯盛在裏麵,帶回家中糊口。

為了慶祝國王的長子滿十八歲,國王舉行了盛大的舞會。在那個不同尋常的夜晚,可憐的年輕女傭躲在上麵大廳的門後,偷偷地觀望。她目睹著蠟燭一根根點燃,賓客們一個個步入大廳,全都衣著華麗,光彩照人。麵對眼前富麗堂皇、令人眼花繚亂的景象,她不無哀傷地想起自己悲慘的命運,站在那裏幾乎泣不成聲。自己一向傲慢無理,目中無人,才落到今天這般貧窮淒慘的境地,她感到痛悔不已。美味佳肴端進端出,香味撲鼻,她饞得口水直流,仆人們不時扔給她一些殘渣剩菜,她便裝進罐子裏,準備帶回家去。

國王的長子身著天鵝絨和綢緞衣服,衣服上鑲嵌著鑽石,脖子上掛著金項鏈,正朝大廳走去,發現這個可憐的女子站在門後,正偷偷地觀望著舞會的情景,王子一把抓住她的手,要和她跳舞,她卻不肯。她認出這位王子正是曾經向她求過婚,被她嘲弄侮辱過的那個畫眉嘴國王,不禁嚇得渾身發抖。可是,不管她怎樣掙紮,王子還是硬將她拉進了舞廳。不料,她用來係口袋的線繩,就在這時斷了,罐子一下子滾了出來,湯湯水水流了一地,殘渣剩菜撒得到處都是。人們一見哄堂大笑,她成了眾人的笑柄,羞愧得恨不得有個地縫鑽進去。她朝門口衝了過去,想要逃走,可在台階上被一個男子攔住了去路,又給拉了回來。她定睛一看,這個男子又是畫眉嘴國王,國王用親切和藹的語氣對她說:

“別怕,我和那個跟你生活在破破爛爛的小房子裏的叫花子,原本是一個人哪。我很愛你,才喬裝打扮成叫花子;那個喝得醉熏熏的、衝進你的貨攤,把陶器踩得粉碎的騎兵,也是我呀。我做這些,全是為了克服你的傲慢無禮,懲罰你對新郎的嘲弄。”

公主聽罷,痛哭流涕,抽泣著對國王說:“我真是太不應該了,不配做您的妻子。”

畫眉嘴國王卻安慰她說:“過去的已經過去了。現在我們就舉行婚禮吧。”

話音剛落,宮女們隨即走了過來,給她打扮得花枝招展。她父親和宮裏的人也來了,祝賀她和畫眉嘴國王新婚幸福。

相關故事
熱門故事
最新故事